东德足球的恶性循环能否找到破解之法?

今年夏天,东德地区的开姆尼茨发生了一场规模不小的球迷骚乱。这次动荡不仅有着明确的目的指向性,也显示出了极右翼运动与前东德足球之间在体育和经济上的紧密联系。

这是这座城市发生骚乱后,开姆尼茨FC迎来的第一个主场比赛,对手是柏林人体育,一家以土耳其移民为主体的首都俱乐部。这样的背景让比赛压力陡增,比赛前一天,柏林人体育俱乐部的主席穆罕默德·阿里·汗还威胁道:“如果德国足协和东北足球联盟不能提供安全保证,我们不会去开姆尼茨。只要发生任何一点意外,我们就会退赛。”

一切看上去都很平静,看台上,湛蓝的天空让人很舒服。这是一座有着24万人口、曾归属阵营长达40年、毗邻捷克边境的工业城市,曾经叫做“卡尔·马克思城”(Karl Marx Stadt)。现在,这里只有破败的高耸烟囱和工厂能让人回忆起它曾是前东德的工业中心,后来在失业大潮和贫困中走向黯淡。

位于开姆尼茨市中心的卡尔·马克思雕像,成为了极右翼分子的集中地。上面有一句警示:开姆尼茨既不是灰色,也不是棕色。

如同这座城市,开姆尼茨FC俱乐部也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衰败之路。他们曾是前东德劲旅,夺得过1967年联赛冠军,培养过前德国队长巴拉克。但如今,他们只能混迹于东北联赛(上赛季从德丙降级),也就是德国第4级联赛。如果不是不久前发生的那场骚乱,他们仍会在一片黑暗中默默无闻地存在着。

9月14日,开姆尼茨对柏林人体育的前一天,3500名极右翼组织“Pro Chemnitz”的支持者还在城市里游行。开姆尼茨陷入暴力泥潭,已有数周之久,8月底,35岁的德国人希尔利格遇刺,两名嫌疑人被捕,由此引发暴乱。就在谋杀发生的次日,极右翼分子组织了示威,并演变为对移民的攻击。现场出现很多“新纳粹”的旗帜,抗议者把矛头对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移民政策。

一名开姆尼茨球迷来到希尔利格遇刺的地点,暴力事件与球场周围呈现出的宁静,显得十分不协调。

因为移民问题而陷入分裂的德国,再次遭受重大打击。对于德国足球来说,这是厄齐尔退出国家队后的又一场失败。

8月26日,从2012年开始被禁止进入球场的极右翼足球流氓团体“Kaotic Chemnitz”号召人们。就在谋杀发生数小时后,开姆尼茨足球俱乐部该组织通过脸书鼓动“所有开姆尼茨球迷和支持者”,号召人们到市中心的卡尔·马克思肖像下聚集。那一晚,参加游行的人数近千。

虽然不能进场观看比赛,但“Kaotic Chemnitz”在脸书上拥有至少3000名粉丝,而且他们比赛时在场外展示旗帜也不会受到限制。

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来,东德球迷就与极右翼势力关系紧密。上世纪90年代初,“HooNaRa”(足球流氓、纳粹和种族主义者的联合简称)已经渗透到了开姆尼茨球迷中,该组织在2006年被禁止观赛,次年解散。

与“Ultras Chemnitz99”相继诞生的“NS-Boys”,在2004年接过了接力棒,他们同样也在2006年被禁止进入球场。纳粹标志和手势,以及第三帝国徽章,清楚地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如今,所有这些麻烦分子汇集在了“Kaotic Chemnitz”。

和上面说到的那些极端组织一样,一些萨克森州其他城市的球迷团体,也在近年来的骚乱中扮演了重要角色。2015年,德累斯顿,莱比锡火车头的足球流氓团体“Lok”就曾举行过声势浩大的反穆斯林示威。

2016年1月,德累斯顿迪纳摩和“Lok”的300名“新纳粹”分子在莱比锡街头游行,38岁的历史学家亚当·贝德纳斯基亲身经历了那一幕,这位市政顾问、左翼政党体育问题代言人(1999年还创建了一家名叫“红星”的俱乐部)告诉我们:“几分钟内,他们就摧毁了主街道的商户!这些足球流氓很有经验,懂得如何通过社交媒体迅速集结。即便被禁止进入球场,他们的成员在球迷中依然很有影响力。”

远离比赛日的格勒特大街球场,总显得十分平静。开姆尼茨FC俱乐部大巴上展示的标语清晰而又醒目:开姆尼茨既不是灰色,也不是棕色。

棕色是指当年的纳粹,灰色则意味着悲伤。也有人认为灰色是为了怀旧,对前东德的失败和消失的怀旧。在开姆尼茨俱乐部访客入口的一侧,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宽容,开放,公平竞赛。开姆尼茨对柏林人体育的开场哨响前,两支球队一起拉起了标语:为民主价值和公平竞赛而战。赛前感觉受到柏林人体育“挑衅”的开姆尼茨球员,一同签发了一封公开信,里面的重要词汇是:自由,民主,国家权力。

9月15日,开姆尼茨主场对柏林人体育,在南看台500名极端球迷面前,两家俱乐部展示出公平竞赛横幅。

这样的举动也引来了其他一些德国俱乐部或球迷团体的效仿,比如德甲不来梅的球迷,就在当轮比赛看台上放出类似“纳粹滚出球场”、“反对法西斯主义”等横幅。

然而,在格勒特大街球场的南看台,“Ultras 99”的500名成员仍旧群情激奋。其开创者,一身黑衣的《开姆尼茨摩根邮报》记者隆尼·利希特,用轻蔑的眼神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要求。

赛前,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家伙,声称自己代表俱乐部,并以非常具有攻击性的方式要求我们停止采访球迷。随后,今年5月就任俱乐部体育经理的托马斯·索博齐克站出来息事宁人。“我们与球迷没有问题,霍芬海姆政治问题是存在的,有些人想把它变成足球问题。在城里发生的一切,与足球没有任何关系。”

但在一些德国政治学家看来,这种否认,恰恰是麻烦的根源。“‘Kaotic Chemnitz’?他们不是我们的球迷,从2012年就被禁止入场了,我们更愿意与右翼分子针锋相对。如今,我们采取了所有安保措施,你们今天会看到一场没有任何意外的比赛。”索博齐克神情严肃地说。

在历史学家亚当·贝德纳斯基(上图)看来,被禁止进入球场那些足球流氓在球迷群体中的影响力依旧很大。

这一天,开姆尼茨3比1获胜,柏林人体育的俱乐部官员穆罕默德·厄兹蒂尔克赛后不停称赞他们得到的“友好欢迎”。

巴拉克的父亲斯特凡,现在不想配合任何拍照,更不想接受采访。“政治家制造了这些问题,该由他们自己去解决。”米夏埃尔·巴拉克每年都会回格勒特大街球场一到两次,身边总是少不了父亲的陪伴。老巴拉克是一家建筑企业的老板,他为开姆尼茨俱乐部也投了不少钱。

前德国国家队队长巴拉克,曾在1996年身披开姆尼茨球衣对阵同属东德地区的莱比锡。

这场胜利,让开姆尼茨继续以开局全胜战绩领跑积分榜,这对于球队重塑形象、改善经济处境或许也有好处。今年4月,俱乐部因为负债250万欧元而宣告破产,被勒令降级到第4级联赛,并被行政托管。格勒特大街球场2016年完成了一次翻修,可以容纳1.5万人,因为两年前所有人都相信开姆尼茨FC能升入德乙!

开姆尼茨坠入地狱,完美显示了东德足球面临的困境。自从统一以来,除了红牛资助的莱比锡RB,没有任何一支东德球队能持续在德甲站稳脚跟。如今有4支前东德球队征战德乙,而出征2018世界杯的德国国家队中,只有托尼·克罗斯一名来自东德地区的球员。没有赞助商,没有转播收入,俱乐部分崩离析,被迫关闭青训营,再也培养不出冠军球员……东德足球的恶性循环,看上去没有破解之法。

索博齐克表示:“绝大多数东德俱乐部还生活在过去,没有办法重新组织起来。他们应该像私企一样管理,但球迷们不能接受这一点。”

这是上赛季参加欧冠、本赛季征战欧联杯的莱比锡RB在老球迷中被憎恨,却能得到年轻球迷喜爱的原因吗?贝德纳斯基回答道:“足球的这种分裂,是德国经济的表现。不平等依然存在,德国排名前100的上市公司中,只有一家来自前东德地区。”

格勒特大街球场外,开姆尼茨俱乐部的巨型标志十分醒目,那些不属于极端组织、上了岁数的“天蓝军团”球迷,也显得十分平静。

“东德”的突然消失,已经过去快30年了,但一种在回忆和未来、遗忘和希望之间挣扎的感情,仍旧萦绕在这片土地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kisahpondokkecil.com/,霍芬海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