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有个最大的露天妓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kisahpondokkecil.com/,美因茨

最近看德国电视,有一介绍柏林裤裆大街(为德国著名步行街)附近露天妓院的纪录片,原本是件挺严肃的事,我最后却看乐了,今天趁着有时间,稍微写点。

最近十多年,德国的妓女数量惊人,妓院蓬勃发展。有人估计德国的卖淫女超过40万,很多来自东欧国家的女孩在德国出卖身体赚钱。德国已经被称为“欧洲大妓院”。而柏林的卖淫问题尤其突出,快要成为“欧洲大妓院”的首府了。(德国最大的红灯区在汉堡,而法兰克福价格最便宜,现在柏林大有赶超之势)

柏林最著名的购物大街、当属充满浓厚历史氛围的选帝侯大街Kurfürstendamm。其在二战时期几乎被摧毁,战后迅速得到重建并成为西柏林的主要商业街,是50年代德国经济奇迹之一。几十年来不断地建设,这条得名于昔日勃兰登堡选帝侯的木排路(德语:Damm)已经成为柏林的香榭丽舍大街,绿树成行的街道两旁,德国七个选帝侯人们会找到诸如Lagerfeld,Lacoste和Tommy Hilfiger等等的精品店铺;顶尖奢侈品商店Bulgari、Chanel、Louis Vuitton、Valentino 和 Gucci并肩而立,街区虽静谧且不惹人注目,却魅力十足。

选帝侯大街(Kurfürstendamm),柏林当地人简称为“Ku’damm”,由于发音类似汉语“裤裆” ,所以华人也常常戏称为“裤裆大街”。哪怕不会说德语的中国游客,只要对计程车司机说“裤裆”,保证您可以准确地到达目的地。有意思的是,就在这条著名的“裤裆大街”的不远处,还真有一条真正和裤裆有关的大街。几十年来,不仅因为汇聚了众多的家具店而闻名,还因为那里是首都最大的露天妓院。

地处在Zoologischer Garten 和 Gleisdreieck 之间的“裤街”,130年前就有妓女们在那里做生意,卖淫在这条大街上称得上是传统产业了。嫖客与妓女打一炮的价格—仅仅只有20欧元,而且就在露天的角落里。妓女们没有地方洗澡和上卫生间,只能是带着上一个嫖客的体味不断接客!这听起来就让人感到不舒服。条件所限,只能如此了,嫖客们就将就一下吧。

今天,控制这里黄色卖淫业的是两大阿拉伯家族,他们身兼皮条客和老鸨双重身份,招募拐骗来自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的女孩做妓女。长久以来,可以这么说,在裤街上,人贩子贸易、性奴剥削和毒品交易已经根深蒂固了。

更加严重的是,此街附近有不少学校和游乐场所。站街女们就在“裤街”上公开拉客,附近儿童游乐场上到处都是事后避孕套、湿纸巾和注射器!一些住宅的入口处是便溺满地。这就是此街区附近目前的现状!

性工作者在德国是一个合法的自由职业者,但要经过注册、正常交税。开妓院的也可以注册成公司的经营模式,聘请性工作者作为“公司职员”,还要按照劳动法给她们购买各种保险,让她们定期做身体检查。但这些做皮肉生意的人,是无本生意,怎么会愿意花钱去注册交税?所以在德国这个允许妓院存在的国家,在大概40万的性工作者中,正式注册的不过2000来人。站街女?那更是无证经营。

柏林米特大区(市中区)的区长Stephan von Dassel(51岁, 左翼,绿党)曾经想过在这里设立一个成人区(那可真就成了妓院专区了),当然最终提议被否决了。如今,面临日益严重的站街女问题,这位绿党区长认为至少要解决她们的上厕所问题。他的想法是:公共机构和相邻的商店应该在夜间为妓女和他们的嫖客打开厕所。要知道,在德国,绿党是最关心妓女人群的政党。正是在绿党不懈的努力之下,妓女才有合法营业的权利,妓院也因此可以正大光明地成为“公司”。位于这个地区的Hübner家具店对此提议感到震惊。 “Dassel区长先生脑袋进水了?是如何想的?”,市场总监Heiko Bartels问道。 “那我们就得晚上开着店,美因茨让妓女在我们的家具上做生意?这是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区长Dassel又提出另一种选择:为妓女建立流动厕所。这位区长说,虽然看起来不太漂亮。但总要解决这个问题。妓女们也可以在厕所里办事。家具店的Bartels认为这总好过让妓女进他们商店里做生意,每天早上看门人还要收拾他们晚上的“战后遗留物”,那将是多么糟糕的事情。

没想到吧,就在繁华似锦的“裤裆大街”旁边,竟然还有一条如此的“色彩斑斓”的“裤街”。估计不会有店家愿意让妓女自由进出使用他们的厕所,因为一旦开放,谁能保证她们不在里面做生意?哪怕政府提供一年6000欧元的打扫补贴,以后甚至会加到12000欧元。

本人开的德国小店,购买些东西是对本公众号无尽的支持。(目前赠品分类中有普罗旺斯薰衣草套装相送,注意赠送条件)如有疑问可直接与在职客服或微信mrpengliu联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